16(1 / 2)

加入书签

    成人探花直播免费看

黏黏糊糊的“叫醒服务”还在继续,也不知怎幺的,没一会儿他们又吻在了一起,封愚稀里糊涂地被压在床上,回过神来的时候两人都已脱了个精光。

“你……”他气喘吁吁地从儿子的深吻中挣脱,两眼红红,“说了不做了的。”

“嗯,我就亲亲你。”封学宇身体力行地解释了什幺叫“亲亲你”,他把父亲从头到脚从脚到头来回亲了一遍,弄得父亲全身都是深深浅浅的吻痕,最后又盯上了右边的乳粒,吸奶似的嘬个没完。

“够了……够了……”封愚抽息着颤抖着,他小声抗拒,忍不住又硬了,后穴也空虚得发痒。这不行,他想,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反复被卷入性事中,不能再射了,身体会扛不住,可儿子却没完没了地撩拨,只撩得人饥渴难耐。

“呜……别弄了宝宝,我帮你撸出来……然后吃早饭好不好?”封愚简直要哭出来了。

“好。”封学宇把父亲的奶头吃得红红肿肿,终于放开了它,扶着父亲面对面坐起身,曲起他的腿,把他的手放在自己阴茎上,然后把阴茎抵在父亲的穴口,坦然道,“来吧,爸爸。”

封愚羞得整个人都红成了大虾,撸就撸吧,抵在自己穴口算怎幺回事,像是……像是下一秒就要插进来似的。

见父亲迟迟未动,封学宇挺了一下腰,gui头撞在了穴口。

“啊!”封愚惊叫出声,他羞恼地咬紧了唇,自暴自弃地闭上了眼睛,开始专心地撸动儿子的阴茎。

每一下,封学宇都有意无意地拿顶端撞击穴口,直惹得那红红肿肿的穴口不自觉收缩颤抖。

封愚觉得这很糟糕,他被那一下下冲击撞出了感觉。他胡乱地撸动着儿子的阴茎,只觉得它粗得可怕,又热得骇人,每一下牵引都会带着它顶上穴口或会阴的敏感处,这感觉是前所未有的刺激,明明没有插入,穴道内竟沁出更多水来。

“爸爸,你流水了?”封学宇伸手摸了摸父亲的穴口,沾了一手湿润,“药膏都冲掉了。”

“别说了!”封愚把脸埋得低低的,手越撸越快,只希望儿子快点射,自己可以早些从这尴尬的境地解脱。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