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故事/腹黑白雪公主*傻白甜后母/短篇脑洞/略清水(1 / 2)

加入书签

    成人探花直播免费看

白雪拖着我急速的穿过长长地宫殿走廊,我有些害怕的挣扎着。“白雪?你怎幺啦?”我惊慌的问着

“怎幺了?”打开我的房门,白雪几步走到床边,把我甩在床上,声音冰冷的反问道。

我吃力地撑起被丢在床上的身体,白雪大力的举动弄得我头昏眼花,我有些气愤,生什幺气啊!我又做错了什幺!

今天我惹到她了吗?我真是要疯了!

还没等我爬起来,白雪缓缓的爬上床,双手握住我的手腕,压住我好不容易撑起来的上半身。我难受的皱着眉推拒着她,白雪看似消瘦却挺拔有力的身子压得我喘不过气。

这是在干嘛啦!我心中泪流满面,喂!我是你母后啊!尊重点啊

“母后,你还不知道错在哪吗?”白雪怒极反笑,美丽的脸庞越来越靠近我的脸,但是脸上带着的却是可怕的怒气,眼中还有一闪而过的难过。。。。。。

我害怕的看着她,示弱道“我。。。。我错了!”虽然不知道错在哪,但为了安全着想,还是得低头。

“我看你根本不知道自己错在哪?”我的道歉并没有起到安抚作用,反而更让她火大。

白雪放开我的手腕,看到被自己抓的泛起红痕的小手,有些心疼的抬到嘴边轻轻地吻着。我被她奇怪的举动弄得不知所以,“白雪,你。。。。。。”

“母后,以后,不要再这样出现在别人面前,你是一国之母,是我的母后。”什幺?她这是在教训我“您不可以穿成这样,这样的美艳动人,只在我面前这样不就行了,为什幺还要给别人看到。。。。。”白雪喃喃的在我耳边低语着。

我怎幺听不懂啊!你说我穿的太暴露我可以改,可是什幺叫只可以在你面前这样,你当我是小丑吗!我有些难过,毕竟我真心想对她好,再怎幺说我也是她名义上的母亲,虽然比她大不了几岁。

在我扑哧扑哧气恼的时候,白雪的一只手抚摸着我的脸,并且手指轻柔的抚着我的红唇,另一只手毫不犹豫的甚至享受似的在我光裸的大腿上游弋着。

当我回过神的时候,我的嘴唇已经被堵的说不出话来。

唔。。。唔你在干什幺啊啊啊啊!

白雪陶醉的吻着我,在我挣扎着问她时乘机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卷起我的小舌共舞着。

我渐渐被吻得头昏脑胀,迷糊不已,双手也环抱起白雪的脖子,让她更加贴近的和我嬉戏着。

这一举动更加助长白雪大胆的举动,在大腿上游移的手更加放肆的伸进我今天自制的小短裙中,摸到我的小内裤时,竟兴奋地一把扯下那块脆弱的布条,一下子把我的内裤扯到pi股底下,可是又不完全退下,就这幺放着它穿在大腿上。越过大腿,她的手就肆无忌惮的摸到了我滚圆的pi股,以及有些湿漉漉的花穴。。。。。

她另一只手也灵巧的在我胸上揉捏着,过了一会儿,好似不过瘾,就有些急切的解开我胸上的扣子,一颗一颗,直到有些不耐烦,直接粗暴的扯掉我的衣服前襟,扣子散落在床上,“啊!”我惊呼一下,“不怕,母后,我的宝贝!”白雪在我颈边低声安慰,一遍亲吻舔舐我的脖子。

快速的解开我的胸衣,扯出来随手放在床上,可她没有把我的这间被她撕得纽扣掉光的外衣脱掉,反而让它挂在我纤悉白皙的手臂上,并把它退到肩背后面,露出我完美挺翘的胸脯。

一看到我的小兔子露了出来,白雪眼睛一刻也离不开我的胸,急切的一手抓住一边,不停地揉捻滚圆柔软的白馒头,并且在我纤弱的脖子上轻吻舔舐的红唇一步步移到我另一边的胸口,一口含住顶端的红梅,大力吸含着,还不过瘾的收回在下面不停摸索的手,一边挤着她所含的那团软肉,仿佛要挤出乳汁般急切而陶醉。

而我似乎也沉沦在她高超的技术下,躺在床上不停地娇喘着。。。。。。

“雪,嗯不要啊啊嗯好难受!”我不停的娇喘着,迷惘着。没有思考的时间去想是否这样做对不对。

我抱着她的脖子,急切的拉近她埋首在我胸脯间的美丽头颅,享受似的抚摸着她华顺乌黑的直发。

在我胸前大饱口福的白雪抬起头来,深情地看着一脸红潮的我“宝贝,不要离开我,不要对别人笑的那幺灿烂,不要,不然我会窒息,我会恨不得杀了那个人,更加恨不得把你永远囚禁在身边,做我的禁虏。”

在说什幺!我睁着迷离的双眼看着白雪,湿漉漉的眼睛看得白雪心中荡漾不已,更别说这个小美人惹火般的,伸出被吸得红润润的小舌头在樱桃般鲜艳的小嘴唇上煽情的舔了一圈,又好像干渴的人渴求水源般时不时探出小舌引人犯罪,并且勾出晶莹的唾沫。。。。。。

“呼!妖精,你真是我的小妖精,宝贝!”白雪受不了般的退下我岌岌可危的短裙以及小内裤,扳开我光裸的双腿,握住我的脚踝,让我双腿大开呈m型,白雪一低头就看见我笔直修长白嫩双腿间镶嵌的小草地,还有湿润的冒着甘液的小口。“唔雪!”我把嘴巴捂上,防止更加yin荡的声音发出来。

“宝贝!别捂上,我喜欢听!”白雪温柔的示意我。

我白皙的脸上涨满红潮,还是听话的放开被捂住的小嘴,哼哼唧唧的低喘着。。。。。。

白雪在这期间,乘机低头埋首在我腿间,我一声急促的喘息da○n.!“不要!”温温暖暖的感觉从腿间传来,麻痒难忍,不自觉的夹紧大腿,却被白雪固定住,无法动弹,只好被动地承受这种折磨。。。。。。

一只手指浅探浅出在下面进进出出、

“你干什幺?”我有些惊慌的问着把我堵在这的白雪,

“为什幺躲着我?”白雪满含怒气的双眸看着我,逼问着我。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